博客网 >

<火影>的大结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网上找的,作者写得不错,喜欢火影的兄弟姐妹们可以品一下:)

(一)

结局之火影忍者第七代.......我爱火影 
“今天我在此就任木叶忍村第七代火影!”木叶丸雄浑的声音响彻村子的每个角落,作为第七代火影的第一次宣言。45岁,一个男人的鼎盛时期,在这个时候当上火影确实是最适宜的。就任仪式上每个人的眼睛中都含着泪水,是为了新火影的诞生,也为了第六代的完美谢幕。 
村子边缘一间医院的特护病房里躺着一位老人,他的眼睛凝望着石像山,凝望着那以他的形象塑造的雕像,那耸立在纲手“姐姐”旁边的雕像。他腮边稀疏的胡须随着呼吸均匀地颤动着,已然皓白如雪。“喀~吱”病房的门慢慢的打开,头上绑着绿色发带的老妇人捧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今天你来早啦,”床上的老人缓缓的说,“小樱。” 
老妇人的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呵,只有你还这么叫我,现在孩子们都叫我春婆婆呢,鸣人。” 
“没办法,叫习惯了。怎么了?今天佐助能自己吃饭了?” 
提到佐助,小樱的脸上顿时晴转多云“怎么可能啊,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他能好起来,可是。。。” 
鸣人说出口的时候已经知道说错了,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哎呀,我是在担心你今天来早了会不会是因为做午饭时偷工减料了呢?呵呵~快拿给我吧,已经快饿瘪了。” 
“噗,你啊,就知道吃。”破绽为笑的小樱从怀中掏出个精致的饭盒,“哪,今天吃饭团,所以做的快些,可没偷工减料哦~” 
“恩恩,所言么有,豪次豪次~(恩恩,果然没有,好吃好吃~)” 
“喂喂~慢点吃,噎到了怎么办啊。那么大年纪了还不知道嚼慢咽啊!” 
“噢~噢~衣倒咯!随,随~~(噎到啦!水,水~)” 
“你看,我说吧。来给你茶水,喂~~慢点喝,是开水的啊~” 
“啊!~~咦!~~哎!~~” 
平复下来的鸣人坐在病床上边吃着小樱拨给他的橘子,边说:“呼~得救了。以为就那样噎死了呢,那就太不值了。” 
“。。。要是普通人,那么大口的喝刚开的茶水一样会死的。”小樱的表情十分复杂。 
“是啊是啊,仅剩的这点回复能力也就能治疗这样的小伤啦,不打紧不打紧。呵呵” 
“要是。。。”看着手上的橘子,小樱的脸上又添上了几点愁容,“要是那时我不犹豫的话,你的力量也不会只剩现在这些,雏田也不会死,佐助也。。。”一滴滴的泪水打湿了已显橘子的果脉。 
“不,那不是你的错。”鸣人的思绪似乎也被带回了那个时代,“是我的错,我没能阻止佐助,谁也想不到本来该成为大蛇丸肉身的佐助能反过来吞噬了大蛇丸的意志。万花筒写轮眼真的是奇妙的东西啊,杀了卡卡西师父的他就那么得到了连他哥哥都无法企及的力量。好色仙人师父,纲手姐姐,大蛇丸,传说中的三忍都敌不过的无敌力量。” 
“和那时的他相比,”小樱若有所思的说,“他现在显得好安静,是不是他感觉太累了,所以一直在睡呢?” 
“或许吧,40年的争斗啊,时间真的很神奇,仿佛还都在眼前呢。”鸣人挪动着无力的双脚,从床上慢慢下来,“小樱,扶我去外面走走吧。” 

两位老人慢慢的走在村里的路上,路边的人们都尊敬的和他们打着招呼。鸣人对每个人微笑着点头示意。 
“去看看鹿丸吗?”小樱提议道“现在就只有他还在职呢,昨天刚被决定由井野和他组成顾问团呢,最怕麻烦的他却最不得闲。木叶丸也真会用人呢,呵呵。” 
“要叫火影大人,不能再称呼木叶丸名字了,他已经长大了。”鸣人正色道,不过马上又暴露出本性“嘿嘿,把这消息告诉手鞠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再看一次斩斩之舞对心乱身之术的大对决呢~” 
“。。。喂喂,你就不能把你的恶趣味收起来些啊。你不会是想丁次和鹿丸也打起来吧。”小樱像对孩子似的弹了鸣人个脑壳。 
“啊~好痛啊。又把我当小孩啊你。不过说起来真的很奇怪呢,谁能想到井野会和丁次。。。呵呵,这个问题一样困扰了我40年哪。” 
“呵呵,可能这就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吧。” 
“可能吧,呵呵~”鸣人的目光停留在远方,笑声悄然而止。“还是去看雏田吧。” 

(二)

小樱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扶着鸣人。 

墓碑上的名字已经被雨水打得有点模糊了,不过依然可以勉荎吹健H障蚰危障虺铮溃团灸耍盥蹇艘约案旅娴钠炷究ㄎ鳌!!!!!5鹊鹊鹊取C说氖指ψ潘敲扛鋈说拿郑悸逦频牧臣沾耸毕缘酶硬岳狭恕?br /> “那时。。。”小樱断断续续的说,“雏田的孩子如果。。生下来的话,现在。。。也该成年了吧。” 
“啊啊,”鸣人的回答好象并不是对小樱的,而是回答给自己的,“我对不起雏田,也对不起我们的孩子。”紧握的手指像要戳破手掌一样,滴滴鲜血缓缓划落。 
“鸣人,”小樱的眼中已经满是泪水,“已经过去了,你现在不是有更多的孩子吗?” 
“是啊”鸣人的眼睛望向村子,“,村子里的每个人都是我最爱的家人,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 
“喂喂~~不要把我也算在内哦”小樱的心情转换得实在很快,刚刚抹完眼泪的手已经揪上了鸣人的耳朵,“该回去了,出来那么长时间静音姐姐要担心了。” 
“啊啊,好痛好痛,”鸣人呲牙咧嘴的叫着,“回去就回去嘛,干吗这么狠嘛~” 
两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一个比他们两个更老的妇人以让人无法相信的速度迎面跑来。鸣人和小樱同时惊叫到:“静音姐姐?!你怎么跑来啦?” 
“小,呼,呼,小樱,”静音的上气不接下气,却满脸笑意的说着“佐,呼,佐助,呼,呼,佐助他。。。” 

夜幕又一次的降临在木叶村,又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新的一天依然在等待着人们。 
“这,这是哪里?”佐助慢慢的睁开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的写轮眼努力适应着外界的光线。长期的昏迷已经使他没有什么力气了,不过他仍然挣扎着环顾四周。他的床边坐着两个老人,一个是他一生的挚友兼劲敌,一个是深爱着他的女人。他们的脸上满是关切,不同的是鸣人比小樱看起来至少苍老20岁。对于50岁的人来说,这张满是皱纹的脸实在是不该拥有。 
“你在家里,佐助,”小樱的眼中沁着泪花,“在咱们的家里啊。” 
鸣人笑着说:“你睡了一年哪,小樱都担心死了。现在好了,呵呵,你终于醒了。” 
“一年?”佐助坐起身来,虽然稍显虚弱,但原本就俊美的他仍然拥有30岁男人的面庞,且更添了一份成熟男人的性感,“鸣人,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苍老?我真的只睡了一年吗?” 
“啊。。。呵呵,是啊。你睡了一年我就老喽。这点上是你赢了,不过外人看起来会以为你是我孙子也说不定呢。”鸣人稍显迟疑的打趣着,想用打岔逼开这敏感的问题。 
“不对,一定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佐助挣扎着抓住鸣人的肩膀,使尽全力的摇晃着。 
“不要,不要,佐助!”小樱抱住佐助几尽发狂的身躯,“鸣人他现在已经不能再受任何伤害了。他已经没有力量再战斗了啊。” 
“不可能!他是那么强的火影啊,木叶村历史上最强的第六代火影啊!!”佐助的头脑中努力的回想着,回想着鸣人与他争斗的40年,回想着鸣人如何永远比自己更进一步,回想着鸣人完全控制九尾时所展示的惊人力量。“他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和他最后一次战斗时他赢我赢的那么轻松,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啊!!!?” 
鸣人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那只是一瞬间,取而代之的是依然灿烂的笑容:“呵呵,我太不会保养自己了嘛。卡卡西老师就经常说我只吃拉面啊什么的没有营养的东西,你睡了一年哪,睡觉是最能保养皮肤的嘛。所以你看起来比我年轻也没什么嘛。” 
佐助没有理会鸣人蹩脚的理由,他逼视着小樱,用尽乎威胁的语调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樱的语调呜咽的说:”鸣人,鸣人他是为了保护你。。。才,才变成。。。“ 
“小樱,不要说了!都过去了,还提他干什么啊!”鸣人的声音骤然提高。 
“鸣人,让佐助知道吧。你为了他付出那么多,他有权利也有义务知道的。”刚刚推门进来的静音劝说着鸣人。 
小樱继续着她的叙述:“一年前你和鸣人的那次战斗,耗尽了你写轮眼的所有力量。被你吞噬的大蛇丸趁机占据了你的身体,并以你的性命为要挟。鸣人没有办法,只能用了三代爷爷留下来的秘术·尸鬼封尽,用九尾代替了自己的性命封印了大蛇丸的魂魄。可是秘术仍然带走了鸣人所学的所有术法以及所有力量,只是因为九尾而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一切。而九尾走时也拿走了他30年的生命作为封印的补偿。现在的鸣人实际已经80岁了,是个没有任何力量与术法的普通80岁老人了。。。” 

(三)

佐助的脸上一片茫然,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和自己相争40年的敌人,竟然会为了自己牺牲得如此彻底。他不知所措的抬起手,抓住鸣人的手臂。 
鸣人吃疼的闭了一下眼睛,打趣道:”喂,别那么用力嘛。要尊重老人哦~呵呵” 
面对着鸣人的笑脸,佐助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中划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啊?我们不是争斗了40年了吗?我们不是敌人吗?!你值得为了你的敌人牺牲这么多吗?!!” 
鸣人的表情十分安详,就像是安慰自己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他轻拍着佐助的肩膀,说道:”呵呵,还记得音忍五人众把你带走的那次吗?我追上你后,在双石峰和你说过的话。那时我说的话这40年来一直没有变啊,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永远都是。不管你对我的感觉如何,我都会这么认为。我总是有话直说的,这就是我的忍道嘛~” 
佐助依然神情亢奋:“不,不!你一定恨我!你不可能当我是朋友的!!我杀了卡卡西老师,杀了雏田,也杀了她肚子里你的孩子!杀了宁次,牙,志乃和小李!!我杀了这么多人你还把我当朋友?!!” 
“佐助啊,”鸣人和缓的宽慰着他,“都过去了,你也为了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够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还有和小樱的将来啊。” 
“不,我不要你的施舍,你永远是我的敌人,永远也无法改变!!!”佐助激奋的跳了起来,顾不得虚弱的身体扑向鸣人。 
“不要!佐助,住手!”小樱想拉住佐助,但失败了。 
静音想使用术法阻止佐助,也失败了。 
噗!红色的液体喷溅在房间的墙上,染红了床头摆放的那一束白樱花。 

夜晚,木叶的碑林里的一座新碑旁站着两个苍老的人。一个是碑的主人一生的挚友与劲敌,一个是深爱着碑的主人的女人。 
“小樱啊,”鸣人边抚摩着墓碑边用自责的语调说:“我是不是又错了?作为火影,身边带着苦无,是无可厚非的。可是作为平民的我,真不该对以往的日子有所怀念而随身带着啊。如果我没有带着苦无,佐助也不会。。。” 
“不,不是你的错。”小樱把头发散开,摘下绿色的发带放在墓碑的底下“佐助他是这么的好强,即使没有苦无,他也一样会那么做的。我了解他,这样或许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至少他走的时候觉得并不亏欠谁的。比起默默的从睡眠中逝去,这样更适合他吧。” 
“你看起来,好多了。”鸣人凝视着小樱的脸,“今天你没有哭,佐助走了之后的一个月里,你没有一天不是在哭啊。” 
小樱稍稍上扬了下嘴角:”是想开了吧,他睡着的时候我一直想让他醒来。现在想起来,那时真傻,要是他一直这样睡下去就好了。人只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是最幸福的吧。“ 
”或许吧,“鸣人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小樱的肩膀上”回去吧,夜已经很深了。“ 
小樱点点头,搀扶着鸣人向碑林外走去。天上划过一道流星,两人抬头望着,不约而同地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佐助,一路走好~(转贴)

<< .NET / 海贼王:10大硬汉人物排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rn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